360图书馆 购物 网址 游戏 阅读网 学淘股 开发 China Travel 新闻 软件 日历 今日头条
 
首页 电影 电影票房 欧美电影 恐怖电影 科幻电影 经典电影 白羊座 金牛座 双子座 巨蟹座 狮子座 处女座 天秤座 天蝎座 射手座 摩羯座 水瓶座 双鱼座
经济大讲堂 历史 股票 地理 植物 家禽 养猪 健康大全: 男性 女性 老人 育儿 中医 食谱 China Travel 煮洒论史 娱乐八卦 体育世界 女性生活 IT科技
  360图书馆 -> 娱乐八卦 -> 天寒地冻,驼色大衣是物质狂的时尚信仰! -> 正文阅读

[娱乐八卦]天寒地冻,驼色大衣是物质狂的时尚信仰!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


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
Luigi Maramotti
裁缝的战争
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
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
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
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
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
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一夜无梦。
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
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
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
“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


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
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
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
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


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
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
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
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
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
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
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
LuigiMaramotti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
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
Laura Lusuardi
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
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


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
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
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
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
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Laura Lusuardi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
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Laura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
收到了手绘的101801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一个温暖的预告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
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
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
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
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
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
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
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编辑 / 韩哈哈   文 / 董慧   摄影 /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 张翼飞
后盾,并且使 Max Mara品牌形象地进入了人们有关时装的想象,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2004年,就是在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萌生了举办大衣历史展览的想法,这个后来命名为《COATS!》的展览走进了包括柏林、东京、北京、莫斯科的重要艺术殿堂,成为时装史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这个档案馆一共收藏了多少件101801?Laura Lusuardi:35件,从1981年开始每年一件,每年都是一样的。我可以知道哪件是哪年的,因为每件101801号码的后边有一个编号,就可以知道是哪年哪个季节的,最后的号码是表达季节的。△ 2001年,美国艺术家,William Wegma《Dogs in Coats》摄影系列特别展,堪称对 Max Mara101801大衣最独特的解读您心中、眼中的101801是一副什么样子?Laura Lusuardi:101801,是一个编号、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传奇。它身长120厘米,设计比例近乎完美。适合不同身姿的女性。自从1981年面世以来,便一举成为明星产品,从未改版,生产至今。许多电影演员、皇室贵族都曾穿着101801大衣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如今最红的Gigi Hadid 也是101801大衣的爱好者。101801大衣魔法的诞生也离不开工业化的服装生产方式。一件大衣需要工厂工人耗时168分钟完成73道工序。面料是服装的起点,101801大衣的面料来自意大利,需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可以放在裁床上。最后,通过最具特色的针点式缝纫手法绣上大衣领子。101801大衣已经总共售出超过135000件,是MaxMara 销量最佳的单品。您为什么心甘情愿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档案保管员?Laura Lusuardi:时装看起来就像一个由许多短暂的生命构成的世界,它既有生产制作的快速,也有经济体系的持久。时装产品是一个生产过程的各方面能力日渐成熟的复杂体系的产物,它的表面就体现出这个世界的紧凑与永恒。对一件物品、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的理解,是建立档案馆的基础。我们可以把档案馆想象成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生动的材料,以便为企业提供服务。在档案保存和整理上的思索,您无疑是一个思想超前者。Laura Lusuardi:由于缺乏保存和管理,企业最初30年的资料很难找到。最近几年,我们才试着去收集那个时期的作品。另外企业还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Arianna》杂志取得联系寻找曾经的大奖赛获奖者。这样的搜寻工作,使得许多衣物重新展现在大家面前。我们甚至找到了现在品牌设计总监当年参赛的获奖作品。一个从天而降的插曲收到了手绘的101801在档案馆参观的时候,Laura Lusuardi穿着101801在留言本上,为我信手拈来就画了一件101801,引得同行的人艳慕不已,纷纷索要。结果,老太太一笔画一件,不亦乐乎。在设计师办公室采访 Ian Griffiths的时候,似乎商量好了,他也是在我的采访本像画某一季最新设计一样,几笔就勾勒出一件101801。原来在MaxMara品牌,驼色的羊绒大衣101801已经成为一种图腾和信仰,而且要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一个温暖的预告关于不用出国就能一睹Max Mara风采的事这次的雷焦艾米利亚之行源于2016年12月15日Max Mara将在上海举办一场跨越艺术和时尚的创意时装秀。所以现在,来一个预告:不用长途飞行去国外,也能现场一睹Max Mara大秀的风采。Max Mara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以“MONOPOLIS! 奇异都市”为主题,隆重推出Max Mara2017早秋系列全球首发。对于MaxMara而言,城市是一直以来不可或缺的主题,女性在都会丛林里努力上进,干练、时尚、奢华的服装则是城市生活中的一抹亮色。而在刘韡的作品里,城市发展进程中所滋生的冷酷和茫然,折射了浮华世界背后的真实。所以,承载过去与未来的MONOPOLIS! 将会是怎样一个奇异世界?对于未来城市的乌托邦构想,又将以何种笔触在Max Mara2017早秋系列里得到穿越般的预见?12月15日,上海展览中心Max Mara等你来看秀。以上摘自《意大利雷焦地区时尚体系的殿堂级人物:驼色大衣是一种时尚信仰》完整文章和更多精彩大片详见2016年11月24日上市的《北京青年》周刊编辑 韩哈哈 文 董慧 摄影 王坤 美编 杨旋 责校 张翼飞​
在2016年北京刚刚进入初夏的时候,作为一贯以时尚圈的观察者自居的本刊记者收到了从MaxMara上海办公室打来的“神秘”邀请电话,电话的主要内容是该品牌将在今年12月15日携手中国艺术家刘韡在上海打造一个跨越艺术与时尚两个领域的大型创意时装秀。为了让中国媒体和读者更加了解这个品牌,特别邀请本刊记者前往意大利腹地也是该品牌的大本营雷焦艾米利亚(ReggioEmilia),做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者,深入探访。于是,本刊记者瞬间变身电影里那种突然接受神秘且重要任务的女主角,开启了一个奇妙非凡,且充满挑战的意大利之旅。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领导者Luigi Maramotti裁缝的战争当接机的汽车在意大利之夏7月某一天的日落时分,在即将驶入此次探访的目的地雷焦艾米利亚的地界时,本刊记者注意到用意大利文写的路标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盛产火腿的意甲城市帕尔马不远。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身居内陆的重镇,时光一下进入缓慢倒流的状态。特别是来过这里多次的品牌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是某部经典电影镜头反复倒带重温,前台服务人员像家人一样贴心的问候,酒店房间床上针织品的花纹,以及清晨水喉里的流水声音,都是那么亘古不变。而在雷焦艾米利亚的第一个印象则是静静摆放在酒店房间书桌上、裹着品牌经典驼色大衣的GigiHadid杂志封面,这一形象被认为是玛丽莲·梦露再生。也是品牌最近几年在时尚圈最强有力的发声。由于饱受时差困扰,决定在雷焦艾米利亚午夜飞行一次。没想到出酒店大门向左走不足200米的露天广场,每星期二晚上雷打不动会放映露天电影,刚好当天就是星期二。电影因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想起那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在意大利人的意识中,露天电影院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也似模拟的人生舞台,青春萌动、相爱相聚、结婚、死亡、悲欢离合,在这里一幕幕上映。意大利的小镇通常有广场、教堂、街巷,而这些建筑都似乎有一个标准色——驼色。和经典的101801大衣一个颜色。而意大利人也似乎偏爱这个给人温暖、稳固和厚重感的颜色,这似乎是意大利这个民族骨子里注重家庭和亲情的另一种表达。Max Mara 品牌创始人 Achille Maramotti 的曾祖母 Marina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设了一家裁缝工作室,并且预见成衣制作成为未来的时装主流,法律系毕业的 Achille Maramotti决定放弃成为律师而继承曾祖母的缝纫事业,成为成衣制作的领航者。其第一个服装系列,就是一件驼色大衣和一款天竺葵红套装。两件作品无疑都体现出了未来成衣规模生产的特点:造型简洁、裁剪利落和线条明快。一夜无梦。在见到 Max Mara 现任主席 Luigi Maramotti 先生之前,被先带到了位于雷焦艾米利亚城周的Collezione Maramotti 。这里确切地说,应该是 Max Mara 品牌的私人美术馆。△这座美术馆是品牌原总部大楼改建的,水泥地上清晰可见原来大型缝纫机的痕迹。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与这里曾经热气腾腾的缝纫画面隔空对话到底这个品牌在时尚与艺术之间如何游走?“Max Mara 的拥有者 Maramotti家族常年关注并赞助全球的艺术项目,我们并不认为时尚与艺术的联姻是某种趋势,它就是这个品牌根深蒂固的传承与分享。” Max Mara的全球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 Giorgio Guidotti,这个忙碌穿梭于纽约和意大利的男人,这样跟本刊记者阐述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你以为时装只在精品店橱窗、时装秀场有生命力吗?错!MaxMara开创了将时装引入博物馆的模式。10年前,我们就把《COATS!》带到了柏林、东京、北京和莫斯科等城市的艺术殿堂,我们的2015早秋系列也曾经与美国的惠特尼美术馆结缘。”从城周的 Collezione Maramotti 再次回到城里,刚好赶上了“粉色星期三”。“粉色星期三”就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下班后雷焦艾米利亚的女孩子都会换上最心仪的衣裳、画一个当季的妆容,然后从城市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上、流连在热门餐馆、谈笑风生地挤在一起听乐队演出直到午夜时分……的确,当你在意大利就会有被一种美的病毒感染,在这里你会自动把自己活得很艺术,因为最好的食物、最精美的时装、最诱人的美景随处可见触手可及。最关键的,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谈论艺术是一件很高深和装腔作势的事情,它似乎寻常得就像每天必不可少的通勤装扮。有了驼色的星期二和粉色的星期三,本刊记者终于在星期四的上午在Max Mara位于雷焦艾米利亚总部采访到了 LuigiMaramotti 先生。△ Max Mara品牌创始人Achille Maramotti的儿子,MaxMara集团现任主席LuigiMaramotti这次采访,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裁缝的战争”。您如何看待时装、女人和艺术?LuigiMaramotti:你昨天晚上想必一定经历了一个粉色的夜晚。粉色的夜晚最让人印象深刻就是美丽的女人,雷焦艾米利亚是一个女人的城市。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他就拍了一个电影叫《女人城》,费里尼被认为是做梦大师,他在这部电影里拍了意大利女人的欲望和梦想。我家族的女性都扮演着很有力量的角色,我的曾曾祖母和祖母都是针线活和裁剪的高手,尤其是曾曾祖母,她在1850年就已经是雷焦艾米利亚的裁缝了,我的祖母则在1925年于雷焦艾米利亚开办了裁缝学校,我的夫人也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MaxMara也是一个女性色彩强烈的品牌。品牌如今已经有65年的历史,在这65年的历史中,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制作服装。公司里虽然也有男员工,包括我本人也是男性,但是公司的绝大部分还是女性为主导。雷焦艾米利亚的城市发展史也是一部妇女发展的历史。我的祖母1925年在这座城市开办了缝纫学校,开始与这座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城市和这座城市的妇女发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当初在缝纫学校学习和毕业的学生,后来大多数成为了MaxMara的员工。工厂当初规模很小,只有20名员工,但是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5600多名员工,在全球遍布100多个国家,拥有2600多间店铺的公司。作为一个崛起于雷焦艾米利亚的意大利时装集团,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要简洁而流畅地表达当下女性对于自由、对于职场、对于生活的美好渴望。所以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LuigiMaramotti:是的。MaxMara品牌的根在雷焦艾米利亚。这个根基对MaxMara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到多大,它的店铺开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的总部还是会依然留在雷焦艾米利亚,是因为我们与这个城市的情感不可割舍、相互滋养。我们与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我们一直很珍视这份情感联结和互相依存。意大利的发展历史与其他城市,比如巴黎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发展历史是小城市的发展历史,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很小的政府。每一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性,自己的发展过程和自己的身份证。法国巴黎则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历史是大城市大规模的发展,比如一说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巴黎。而对于其他城市则印象模糊。雷焦艾米利亚作为城市从16世纪开始发展,它最有名的是丝绸,虽然现在不生产丝绸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从中国进口了。但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里还在种植桑树。我们总部这个地方当时有种植1000棵桑树,所以当时这个应该是个丝绸生产重镇。我们的工厂园区现在还有大量的桑树。总而言之,对于你的问题——Max Mara与雷焦艾米利亚两者关系怎样,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好”。△ 虽然MaxMara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成为女性成衣领域中堪称奢侈品牌的标杆,但是它还是把总部留在了雷焦艾米利亚意大利品牌几乎都是家族企业,很多品牌的成功也是因为家族经营得成功,Maramotti这个家族在企业经营方面有很好的传统,比如刚才讲到您的祖母和曾曾祖母都是特别优秀的女性,而且意大利电影里通常都会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祖母角色。LuigiMaramotti:意大利文化从它的起源,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家族传统传承和发扬的,被继承和传代的不仅是教育价值观,也有职业价值观。在时装行业,比如MaxMara有可以传代穿着的101801驼色大衣;在绘画领域前辈会把一些行业秘密,比如某种颜色的配比在家族内部传给下一代,而不是向外传播。但是今天,这种家族企业也有了改观,已经向现代企业转型,成为了国际化的企业。所以从家族性价值观和国际性价值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很重要。作为雷焦艾米利亚地区时尚体系的领军人物,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位银行家,更是获得了英国金斯顿大学授予的设计专业名誉博士,同时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荣誉院士,作为了一个收藏家,您如何看待时尚和艺术的关系?LuigiMaramotti:我们之所以对当代艺术这么喜爱,有一点关联是我们认为,现在的艺术家是未来社会的探索家;作为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我们也是对未来时装趋势动向的探索家。所以不管当代艺术家还是时装从业者,对未来抱有的探索精神是同质的。但是,艺术和时装又有绝然的区别,对我来说这两种作品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一个产品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人买、没有人用,那么这个产品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艺术是不一样的,艺术作品不管买还是不买,艺术作品都是存在的,都是表达了艺术家当时的情感和当时的意愿,这就是他们的区别。您最满意的收藏是什么?LuigiMaramotti:美籍墨西哥裔艺术家RaySmith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它现在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一整面墙。△ 美籍墨西哥裔 Ray Smith 的油画作品《裁缝的战争》雷焦艾米利亚时尚体系的保管者Laura Lusuardi穿101801驼色大衣的时装顾问Laura Lusuardi 出生于Max Mara品牌诞生地雷焦艾米利亚附近的小镇。1964年,她加入 Max Mara担任设计师,后来成为了品牌创意总监,目前是集团的时装顾问。为了更好地整理、保存、筛选、研究、评估、利用和传承Max Mara及其奠基人的历史,MaxMara在2003年启动了企业图书档案馆计划(简称BAI MAXMARA),目的是对60多年来生产历史中积累下来的资料重新进行研究。Laura Lusuardi 是这个项目的建议者,也是档案馆最初的资料整理收藏的设计师。如今的 Laura Lusuardi虽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精力旺盛,在Max Mara档案管理员这个岗位上,她说自己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在去档案馆拜访 Laura Lusuardi和她“衣柜”中那些无价的宝贝收藏之前,我们特别参观了专门制作101801驼色大衣的制衣工厂。被生产线上一件件手工缝制的101801环绕着,好像是参加一个驼色大衣圆圈舞会。因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觉得大衣是女人最好的伴侣,因为它能给人安全感,能化平常为辉煌。而 Laura Lusuardi主政的档案馆简直就是一个大衣博物馆,不仅有自家品牌的,还有其他品牌的,整个收藏代表了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堪称博物馆精品的高档时装。其中,包括,可可·香奈儿1954年的套装,此外还有巴黎世家、皮尔·卡丹,安德烈·库雷热60年代出品的大衣,以及迪奥50年代的大衣,还有同一时期极为罕见的“格蕾斯夫人”的大衣。通过这些物品,Max Mara 清晰地展示了从裁缝的手工缝制到企业化生产的历史,一件衣服可以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存在。而 MaxMara 不同时期经典款式的大衣展示,不是对品牌历史回忆的面面俱到,而是提纲挈领。这种梳理使大衣成为了企业生产史的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0eb0ab0102x57b.html) - 天寒地冻,驼色大衣是物质狂的时尚信仰!_北京青年周刊_新浪博客
  娱乐八卦 最新文章
李小璐画风突变,红唇抢镜,红帽辣眼,网友
你回避社交,不是因为你内向
再見黃易老師
展覽
黄奕诉黄毅清名誉侵权案胜诉,网友称早该这
《天生是优我》罗志祥来袭  少女
扒扒黎姿和朱茵同框合影旧照曝光谁更美
陈伟霆代言微商产品被坑了?粉丝齐换头像怒
怀念曾经的岁月!四大天王仅有的五次同台飙
她是第一个演遍四大名著女星,遭两大男星祸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6-12-10 15:56:08  更:2016-12-10 15:56:14 
 
 
首页 | 百科 | 经济 | 历史 | 股票 | 地理 | 植物 | 家禽 | 养猪 | 健康 | 男性 | 女性 | 老人 | 育儿 | 中医 | 食谱 | China Travel 电影 电影票房 欧美电影 恐怖电影 科幻电影 经典电影 白羊座 金牛座 双子座 巨蟹座 狮子座 处女座 天秤座 天蝎座 射手座 摩羯座 水瓶座 双鱼座 煮洒论史 娱乐八卦 体育世界 女性生活 IT科技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360图书馆